当前位置:首页 | 红木知识
明式家具中为何“一螭(chi)独大”
来源:陈设  时间:2018-09-28
    螭龙纹在明式家具上广泛流行,主流性、高比例存在,堪称明式家具纹饰之王。器有雕饰,螭龙纹占其多成,这种一螭独大的风景极为独特,在几千年历史长河的各类工艺品中,未曾有过。



    清早期明式家具上,在平面空间较大的挡板、围板、牙头、牙板、背板上,雕有螭龙纹者,几乎都是子母螭龙团案,分别有双龙、三龙、四龙、五龙,甚至更多。螭龙形象大小相杂,大小螭之间的第一种式样是大螭龙小螭龙相互面对。第二个式样更重要,大螭或小螭,或是大小螭共同,张嘴相向,螭龙呈大嘴形象。这种大嘴螭龙成为明式家具中独有形态,鲜见于其他工艺品。“一螭独大”现象如何解读呢?

子母螭龙的实物形态和演变过程




       明万历朱守诚墓出土的紫檀瓶上的螭纹拓片


    上海明万历朱守诚墓出土的紫檀瓶现藏于上海博物馆,紫檀瓶螭纹拓片上可见三只螭龙,一大二小,均呈正面形态,双目圆睁,身体处于兽身退化、蛇身萌出的过渡状态,四肢肩胛尚存,四爪比较写实,尾部分叉相背卷曲,闭嘴。

    明代一般称这种大小螭龙组合的构图为“子母螭”,这种螭龙面部形象类虎似猫,取俯视角度,为趴卧之态。我们权且名之“万历螭龙”。多方面证据说明,黄花梨、紫檀家具在明万历朝已被使用,但作为年份标志的这种“万历螭龙”纹却从未见于各类硬木家具之上。



清早期紫檀平头案局部


    清早期的螭龙纹在硬木家具的一方天地中,形态拐了个弯,原本“趴式、正面、双目、闭嘴”的形象变异为“侧身、单目、张嘴”形象。而且,它们变化多样,形成丰富多彩的图案,但这样一个奇异的视觉艺术库至今还是一块学术研究的处女地。



清早期黄花梨翘头案挡板局部


    六只大小螭龙,表情丰富,各成面目。上为大螭凤,其下为大螭龙,均面目威严,似开口训教,又像雷霆暴怒,下面四只小螭,或凝神聆听,或交头接耳,或张口回应。整个造型刻画生动,表现了长幼间的对话、尊卑关系。这种大龙带小龙,大凤带小凤的图案可以认定是“苍龙(凤)教子”之意。



陈水堂木作艺术馆制——明式圈椅


    匠师具有杰出的雕刻才华和功力,寥寥数刀,大小螭龙的身份、表情都准确刻画出来。这组形象堪称为明式家具高超雕刻工艺的代表,也是古代动物写实雕刻的佳作。明式家具上,杰出的大小螭龙图案雕刻通过眼睛、张嘴,往往把人物形象中最难表现的表情表现出来,如愤怒、惊诧、怒吼、惊闻等等。此图的重要意义还在于其文献价值,明式家具上的形形色色的螭龙纹含义均可由此解码。



明式圈椅背板螭龙文特写


    大小螭龙各一,大螭龙正面直视,一脸肃穆,小螭龙回首相望,瞠目结舌。造型刻画生动,表现了长幼间的对话、尊卑关系。

    在明式家具的子母螭龙纹上,匠师们表现出杰出的雕刻才华和功力,寥寥数刀,大小螭龙的身份、表情都准确刻画出来。



陈水堂木作艺术馆制——螭龙纹四出头官帽椅


    明式家具从光素走向图案装饰后,子母螭龙“教子升天”的社会含义,由于合乎当时社会观念的表达,甚至存在使用中进一步的深化,所以以子母螭龙为主体的螭龙纹体系应运而生,成为明式家具图案的主流。拟人化修辞方法是把本来不具备人的动作和感情的事物形容为和人一样具有动作和感情。

    “子母螭”形象则是以动物象征人类,子母螭龙被赋予了人格,它们再现一个家庭的成员及其关系。大螭龙对小螭龙的教育、教训的表情神态构成形象的基本要素,怒张的“大嘴”成为“教子”特征,也是明式家具自己独有图案形态,这在明清工艺品中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大嘴”是一种隐喻,通过“象”以“喻”理。


螭纹兴起于春秋战国,兴盛于两汉,此后历代螭纹基本沿袭汉代螭龙造型。


    汉代剑璏和透雕的玉璧上图案中,常有一大一小两条螭龙的纹样,往往大螭龙占据整个器形空间大部,而小螭居于一隅。大龙小龙两首相对,或是大龙回头顾看小龙,或者小龙回首仰望大龙,表达了一种特殊的和谐的亲密感。

    大小螭龙纹经过汉魏的盛行,至唐代衰落。宋明两代复古风行,仿古题材大小螭龙纹卷土重来,广见于工艺品上。明朝称大小螭龙为“子母螭”。“子母螭”形象在明代玉器等多种工艺品中广泛传承、流行,形象基本沿袭汉代,直至清代。

    明代《清秘藏》记载明代宣德年艺人夏白眼:“能于橄榄核上刻十六娃娃,眉目喜怒悉具。或刻子母九螭,荷花九鸶,其蟠屈飞走绰约之态,成于方寸小核”。明末文震亨《长物志》卷七“器具”“镇纸”:“玉者,有古玉兔、玉牛、玉马、玉鹿、玉羊、玉蟾蜍、蹲虎辟邪、子母螭诸式,最古雅。”清代姜绍圭《韵石斋笔谈》“宣和玉杯记”:“宋宣和御府所藏玉杯三,其一内外莹洁,絶无纤瑕,杯口耸出螭头小螭,乗云而起,夭矫如生,名“教子升天”,真神物也。”

    清代以后,在各类绘画、工艺品上都出现了大小龙的形象,有螭龙纹,也有云龙纹,被赋予苍龙教子、教子冲天的含义。



《教子朝天图》


    广州南沙黄阁镇东里村辅党麦公祠内发现的壁画《教子朝天图》在宗祠大门的上方,长约2.5米,高约90厘米,保存十分完整。“两条在云海中见首不见尾的苍龙,老龙正在教育小龙。”图中有文字:“尽日风云濭素屏,峥嵘头角露神形;静看颇有为霖势,安得僧繇作点睛。清道光丙午年,写在瓜月朔越后偶作,龙溪梁汉云学绘。”(黄利平《说广州南沙1846年壁画“教子朝天图”》,《岭南文史》2012年1期。)它是广州目前发现面积最大、最原汁原味的教子朝天壁画。

    祠堂(公祠)是一个家族共同祭祀祖宗的场所,壁画表达的意义是传统大家族的家庭理想。一大一小两龙图像,表达了对宗族子弟读书成才,科举得中的祝愿。“静看颇有為霖勢,安得僧繇作點睛。”文字有期盼点睛成龙之意。